news

Zcash 和門羅幣(Monero)的聯合視訊會議:去中心化治理真的是最佳解嗎?

Zcash 和 Monero 的分歧
Zcash 的 Zcon1 會議於 6 月 22 至 6 月 24 日由 Zcash 官方基金會在克羅埃西亞舉辦,與會者超過了 200 人;而 Monero 的 Monero Konferenco 會議則舉辦在丹佛。事實上,雖然都是隱私密碼貨幣,然而除了隱私的共識演算法不同以外,兩種密碼貨幣的治理也迥然不同。

Zcash 的資金來源,稱為創始人獎勵(Founder’s reward),會自動抽取礦工獎勵的 20% 給開發者,包括,而至目前為止,這筆資金是移交給 Zcash 基金會,用於包括 Electric Coin Company(ECC)在鏈上的協議開發、線下聚會、行銷等等。

而這項機制將會於 2020 取消。然而 ECC 的首席執行長威爾考克(Zooko Wilcox)在上週表示,將支持「社群」的決定,延長該創辦人獎勵。他解釋道,這樣 ECC 才能專注於 Zcash 的開發,否則 ECC 可能被迫要提供其它服務,獲得公司收入。

Zcash 的基金會主管賈許・辛西那提(Josh Cincinnati)表示認同有條件威爾考克的觀點,指出目前 Zcash 非營利基金會可營運至少三年以上,他說道:

是的,我認為任何讓基金會收到所有資金是可能危及去中心化的權力下放,正如你所說的那樣,我不希望基金會成為唯一的資金管理單位。

基金會只支持以下建議:

不依賴基金會作為唯一的資金管理單位。
ZEC 代幣供應的上限不變。
礦工和用戶可以選擇支付資金的機制。
然而,密碼貨幣錢包新創公司 MyMonero 的執行長保羅・夏皮羅(Paul Shapiro)表示,他認為 Zcash 與 Monero 的密碼龐克理念不同。他說道:

基本上,這個(延長創辦人獎勵 )是一群人決定,而不是個人自主參加。(Zcash)的治理模式的潛在利益衝突,可能尚未有足夠的討論。

Monero 的會議規模要小得多,且側重於代碼多過治理。而前兩週( 6 月 23 日),Monero 與 Zcash 透過網路連線,舉辦了一個聯合的小會議,討論政府監督還隱私幣的未來。

隱私幣的未來可能為依賴更多不同的社群,例如 Monero、Zcash、Grin 一起討論,合作,但前提是這些不同的社群要找出一起工作的方式。

求同存異,讓隱私幣再次偉大
Monero Research Lab 的撰稿人沙任(Sarang Noether)表示,隱私幣從來就不是「零和遊戲」,各做各的。

事實上,Zcash 基金會為這次的 Monero Konferenco 會議捐贈了近 20% 的贊助。而此次贊助可以看能未來這些競爭項目之間合作的可能,Zcash 的基金會主管賈許・辛西那提則表示希望未來可以看到更多在編碼上的合作、研究。

在我看來,社群(不同看法)這件事還有其他事情應該是我們彼此的連接,而不是藩籬。

Zcash 的共識演算法是基於零知識證明(zk-SNARKS),而 Monero 則是依賴環形簽名。零知識證明能夠在不向驗證者透露隱私訊息,也能證明其資料的真實。而環形簽名則是在確認交易時的多重簽名時,會有多把公鑰(地址)和一個私鑰,讓驗證者能確定交易為真,但無法知道發送者地址。

兩個系統各有利弊,以 Menero 來說,環形簽名需要多把公鑰(地址)藉以混淆發送者地址。然而,為了一個地址的交易,就要混合一群人的地址,如果交易越來越多,那需要的地址也會越來越多。

與此同時,Zcash 為創辦人提供數據,這種數據又叫「有毒數據」,因為理論上,創辦人可以用這種軟體決定 Zcash 網路上何種交易是有效的。這個系統是區塊鏈顧問彼得・陶德(Peter Todd)建立的,但是之後他一直批評這種模式。

而由此可以看出 Zcash 的社群更傾向這種由上而下、半開放式的新創模式,而 Monero 社群則完全傾向由下而上,社群治理的模式。

Monero Research Lab 的撰稿人沙任(Sarang Noether)說道:

Monero 研究人員和 Zcash 基金會有良好合作關係。但如果提到基金會要望哪個方向,或是從哪開始,我還真不知道;Monero 的不成文規定或是共識就是你不該相信某人。

MyMonero 的執行長保羅・夏皮羅則說:

如果某群人制定了絕大多數貨幣方向,那,這裡有會產生一個問題:這與法定貨幣有什麼區別?

ECC 的首席執行長威爾考克則表示,Zcash 的生態系統將繼續朝著「更去中心化的方向前進,但速度不會太快,也不會完全去中心化」,因為像這種半中心化的結構能夠更有效地獲得資金,以利開發。

我認為半中心化是現在最好的方式。像教育這樣的事情,加快全球的隱私幣應用、與監管機構交談,這就是我認為一定程度的中心化才是對的。

而在 Cosmos 鏈上發展的新創公司 Tendermint 的研究負責人 Zaki Manian 也說道:

這種半中心化模式發展與比特幣發展其實也很多相似之處,只是批評者不願意承認而已。我是支持利益團體的自治的,鏈上的利益相關者都應該按照自己的利益行動。當然,最終如果網路協議也能讓代幣持有人接受,那就兩全其美了。

而即使看法分歧,各方面的研究人員都承認,他們熱愛的加密技術需要進行改良、更新,才能配得起「隱私幣」的稱號。這也就是雙方會想合作的原因。威爾科克斯談到 zk-SNARKs 表示:

我們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,像我們就希望找到有隱私又不需要有毒數據的方法(改善 zk-SNARKs)。